• 1
  • 2
您现在的位置 :赤峰男科医院 > 每日焦点 > 媒体报道 >
  • 赤峰宁城县女子医院送命欠45万医疗费 1个月输液330公斤
  • 责任编辑: master 关键字: 更新时间: 2011-04-06 08:45
  • 文章摘要: 焦文才在接受采访时甚至认为医院有功,病人是由感染引起一系列功能障碍,为了治疗吴喜英的并发症,医院又专程花几十万买了一台设备,治疗出现的肾功能衰竭。 而家属认为,既然医院连设备都没有,为什么不让他们转院,是否为了掩盖医疗事故。 就这样,450205
  •   

    焦文才在接受采访时甚至认为医院“有功”,“病人是由感染引起一系列功能障碍,为了治疗吴喜英的并发症,医院又专程花几十万买了一台设备,治疗出现的肾功能衰竭”。

    而家属认为,既然医院连设备都没有,为什么不让他们转院,是否为了掩盖医疗事故。

    就这样,450205元的医疗费,在病人死后2天,家属与医院产生纠纷时出现了。

    本报记者咨询多位医生,医生表示,进入ICU病房,花费是比较高,但45万也有点离谱。另外,这些医药费是因为病人本身原因产生的,还是因为医院的失误让病人病情加重产生的,都需要的鉴定后才好下结论。

    赤峰宁城县女子医院送命欠45万医疗费 1个月输液330公斤


    私下的赔偿谈判

    东莞市凤岗镇是一个外来打工者聚集的地方,虽名为一镇,但高楼大厦聚集,拥有多家五星级酒店,以及沃尔玛等商业巨头,工厂鳞次栉比,经济实力不可小觑。据凤岗镇湖北广水老乡会的人介绍,在凤岗的广水人就有两三万。

    社会资本渗透到了镇上的各个领域。南方医科大学广济医院,实则是广东金美济集团投资4亿元创办的,于2005年开始营业。据知情人介绍,医院的工作人员流动性较大,前不久,医院的院长和多名副院长,以及部分医生都进行了更换,为吴喜英主刀的王成友副院长,即是刚刚上任。

    广济医院的医务人员坚决否认出现医疗事故。他们称,为吴喜英主刀的医生王成友,是肝胆外科主任医师、学科带头人,是深圳有名的“一把刀”。

    记者获悉,王成友在到广济医院之前,曾任深圳市第二人民医院副院长。在该院网站记者看到,“王成友教授临床工作25年,经治病人数万例,完成肝胆外科大手术达6000余例”。

    据家属回忆,3月23日,医院将45万医药费的单据给家属时,并未提及要钱,只是让家属打个欠条,分期还款。并提出支付2万元丧葬费。医院认为,他们是考虑家属的经济承受能力,才提出分期付款。但家属认为,死亡原因和巨额费用均不明,拒绝了医院的提议。

    3月25日,愤怒的家属到医院讨说法,吴喜英的儿子肖强、丈夫肖国海均被与医院一墙之隔的公安部门拘留,肖强被拘留一周。肖国海说,他是没办法,也不知道向谁说,才出此下策。

    3月29日,有东莞当地媒体开始介入这一事件。吴喜英的女婿陈汉斌说,当天下午,广济医院副院长黄俊河找他到医院办公室单独协商。黄提出45万不要了,另外给5万元丧葬费,但不承认为赔偿金,被陈汉斌拒绝。陈汉斌认为,不能少于30万。谈判就此破裂。

    本报记者见到了陈汉斌手机里储存的“黄俊河”于3月29日晚9点33分发来的短信:“回家后有什么价码松动吗?明天还去市卫生局咨询还是继续协商?”“从上周五到现在你没新方案,我们已增加一点五倍。”

    第二天,东莞当地媒体报道了此事,并质疑45万的天价医药费。院方就再未与家属谈过钱。

    手术医生眼中的“奇迹”

    4月3日,本报记者到广济医院采访,医院院长办公室均无人,一位工作人员说,院长们放假都回老家了。问及院长联系电话,这位工作人员说,院长电话不能随便打。

    记者随后致电该院副院长黄俊河,黄俊河称记者没有预约,医院不接受采访,又称卫生局在调查这起医疗纠纷,不让医院接受采访。

    当记者就患者疑问向其核实时,黄俊河称他给东莞当地媒体说过,让记者采访当地媒体,便匆匆挂断电话。此后,记者多次联系,黄俊河均不再接电话。

    吴喜英手术的另一位医生,广济医院外一科主任焦万才作出了自己的解释。焦万才在广济医院工作4年,之前在内蒙古通辽市人民医院工作。

    他认为,医院做手术就像坐飞机,一旦出了问题就很麻烦,百分之百没问题不可能。他说手术的风险都向病人家属交代得很清楚。

    焦万才认为,是术后并发症感染引起一系列功能障碍导致病人死亡。他认为第一次术后,护士的处理没有过错,“手术那么大的刀口肯定疼”,2点多才出现胸闷等并发症。

    他认为,治疗后,病人也恢复了,病情也轻了,肾脏、肝脏功能也基本恢复了。通过一段时间治疗,病情确实有好转。“这种并发症死亡率非常高,一个器官衰竭死亡率在25%,两个器官衰竭死亡率在50%-80%,这个病人有六七个器官出现功能障碍,当时好转我们认为是出现奇迹了。”焦万才一直称赞他们曾经创造奇迹。

    他说,危及病人生命是在3月10日左右,病人出现肠瘘,引起腹腔感染,本来这些器官刚刚恢复一下,肠瘘导致病情急转而下,尽了努力,但这种并发症是很难救活的。

    他认为不转院的理由是,“病情那么危重转院不合适,中途出现危险怎么办”。他称,手术应该没有失误,也做了尸检,相关部门也组织专家看了病历,

    当记者提到 “空肠瘘”,是如何造成的,是在3月15日手术发现的还是在之前发现的等问题时,焦万才没有回答,只是称医院有专门的新闻稿。

    现在,东莞市卫生局已经介入调查,封存了病历,并对天价医药费进行审核。但到记者发稿时,调查结果仍未公布。吴喜英的尸检于4月1日进行,结果预计将于月底公布。

    亲人死亡、45万天价医疗费,双重打击还压在吴喜英的丈夫肖国海和他的儿女身上。此时,一个湖北在粤打工家庭,只能将亲人死亡的真相寄托于卫生部门和尸检专家。

    目前,死亡数日的吴喜英还未入土为安。双方仍在协商丧葬费。

    ◇医药费疑点

    一个月输液330多公斤?

  • 如果您遇到健康方面的问题,你可以通过以下方式和医院取得联系。本院尊重保护患者个人隐私。
    医院地址:内蒙古自治区赤峰市新市场街1号(火车站南行100米路东) (24小时诊疗咨询热线:) 网 址:http://www.2532333.com 咨询 QQ: 1493270729